【授翻/WHW】Mise en Place 餐前準備(第2章)

作者:azriona  譯者:鮭魚
原文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896418

---------------

Chapter 2

「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背著我做這件事,你是一回到英國就打給他了,還是有先觀察餐廳的狀況一陣子?」

「我在兩個星期前打給他的,Harry,而且我昨晚才知道他願意來。不管怎樣,妳真的想坐在這裡,拼命抱怨我背著妳做了什麼嗎?我還沒說妳把餐廳拿去抵押借第二次貸款。」

「那是兩回事。」

「六十萬英鎊啊,Harry!妳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?還開分店!妳連第一家餐廳的貸款都還不起了,要拿什麼去還第二家的?」

「好!」Harry吼道。「我的想法爛,但是它可行啊,分店地點在黃金地段,就在大街上,交通量大,又可以給我空間遠離慘不忍賭的帝國歷史,行嗎?在那裡可以採取新奇的營運方式,在我每次想做大家真正想吃的東西、嘗試新事物的時候,也不會感覺爺爺在背後瞪我,大家想吃的午餐是沙拉、濃湯和三明治,晚餐是豪華的牛排、海鮮和義大利麵,肯定很完美。而且這裡的暖氣和烤箱需要換,櫥櫃的溫度調節器也壞了,害我們損失所有食物──超過價值一萬英鎊的肉類、蔬菜和麵包,我不得不重新採購。我們有一星期沒辦法營業,因為搞定這些鳥事就要花那麼多時間。如果不是我去貸款,帝國六個月前就已經關門了,所以別想叫我道歉,我才不幹。」

「好,隨妳高興,Harry。」John說,心臟仍然跳得很快。「我也不奢望妳道歉。」

「噢,少來了。」Harry冷哼說。氣沖沖地越過客廳,往吧台走去。第一瓶威士忌快喝光了,她惱怒地叫嚷一聲。「你想要我承認我自作主張?好,就依你,坐下來仔細聽著。我沒經過你的同意,偷偷背著你幹了那堆好事,然後完完全全搞砸了,而我還會再這麼做。我都是為了搶救帝國。」

「我也是為了搶救帝國,Harry。」

可是Harry氣到聽不進去。她站在吧台前,手拿著快空掉的威士忌酒瓶,不想看弟弟一眼。她把酒瓶放在吧台上,然後找酒杯。「讓某位名氣大、自以為是的傻子進餐廳廚房,擾亂我們的生活,供全英國消遣?真有趣的搶救方法,Johnny。」

「如果你有更好的點子,我洗耳恭聽。」John大聲說。

「你根本不懂怎麼經營一家餐廳。」

「結果證明我並是唯一一個不懂怎麼經營餐廳的人,不是嗎?」John回道,下一秒他看見Harry的臉色大變,立刻後悔剛才脫口而出話。「老天,Harry,對不起。」

「不,你才不覺得對不起。」Harry氣到有點哽咽地說,把剩下的酒全倒進離她最近的杯子裡。「你已經想了一個下午了,連謊話都懶得說,你是個該死又可怕的騙子。」

「我不認為。」

「你最好有點自知之明,事實就是如此。」Harry失望地躲進吧台後面,John聽到瓶子乒乒乓乓的聲響,她正在找其它的酒。

「Harry。」John走過去把手搭在她肩上。「五個星期後,餐廳就沒了。」

Harry縮起身子,手上還拿著一瓶白蘭地。「我知道。」

「貸款的錢還有剩嗎?」

「還剩一些。」Harry說,聲音很疲憊。「夠付薪資給Molly和Mary,也夠付帳單和供應商的訂貨,還不至於負債累累,呃,除了銀行。我不想一直糾結他們的想法,雖然安慰不了自己,我不想讓任何人失望。」

「既然這樣,我們還有什麼好損失的?」

Harry苦笑著說。「我們的自尊跟面子呢?你有從到尾好好地看過那些節目嗎?那個人是個渾蛋,他會讓我們淪為餐飲界的笑柄。」

「是沒錯,但他是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渾蛋。」John說,但心裡還是有點贊同Harry。「他是我們唯一的希望,Harry。」

「你沒聽說過鳥籠(The Birdcage)的事嗎?他們就是被那個人給毀了。」

John搖頭。這兩個星期他不斷惡補Sherlock Holmes的節目,瘋狂收集所有能找得到的資訊,同時等待Stamford回電報告好消息。鳥籠餐廳是他看的第一集裡的其中一家委託餐廳。「Harry,是他們自己毀掉自己的。連續開四家印度餐廳?誰會做這種事?」

然而Harry也搖頭。「反正我不會讓你這麼做的,我也是業主,有資格阻止你。」

John氣惱地說。「好!那請妳告訴我,為什麼我們還在這裡死撐活撐,Harry?為什麼不乾脆直接放棄,用所剩的積蓄還一些債,至少讓我們好過一點?我可以重新取得醫生執照,相信某些診所不會介意僱用一個瘸腳、手抖的醫生。也許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會讓他們卻步,但那又怎樣,事情總會有辦法的。妳就去麥當勞工作、炸薯條,這樣如何?至於帝國,餐廳裡到處都是古董,可以拿去蘇富比拍賣,妳覺得他們會有興趣嗎?大概沒有吧,那就試試eBay好了,如果運費不會要我們的命的話。」

「John──」

「我們別無選擇了,Harry。除非我們讓餐廳起死回生,否則就要失去爸媽唯一在乎的東西,可是如果妳還覺得無所謂,天曉得我會怎樣。」

Harry把頭往牆上撞。「閉嘴,閉嘴,閉嘴。」

John將她從牆壁前拉開,輕輕搖了下她的身子。「Harry,我們必須想點辦法,Sherlock Holmes是最後的機會,我們非得試試,不得不試。」

Harry睜開眼。「好吧。」

John嘆了口氣。「終於。」

「但是這件事由你去應付好嗎?」Harry繼續說。「我不想參與節目,如果他們要我簽合約,給他們在帝國拍攝的權限,我會簽字的,但我不想上鏡頭,也不想接受採訪。該死的,我一點都不想見到那個渾蛋,就假裝帝國與我無關好嗎?我才不要把我惹的麻煩丟到電視上播放,給全世界當笑話。」

「Harry,事情不是因妳而起的。」

「不是嗎?」Harry反問,她打開手中的白蘭地酒瓶,笨重地站起身去拿杯子。「那就是我模仿一個麻煩精模仿得太好了。你的救世主何時會來?」

「兩個星期後。」John說。「Stamford不確定他抽不抽得出時間,目前他們的行程已經排滿了好幾個星期,不過其中一項……取消了。」

Harry對此嗤之以鼻。「意思就是下一家準備任他宰割的餐廳,在他舉起大刀之前就掛了。幸運的家伙,他們得到輕鬆的解脫。」

「幸運的是我們。」

Harry更不屑了。「從現在開始兩個星期,我會提醒你你對幸運的定義,若是你還相信它,那我們就等著瞧吧。」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兩個星期過得非常快,這兩個星期Harry給John上了餐廳管理速成培訓,一點都不像軍隊作戰行動,不過倒是跟急診室的忙碌狀態有幾分類似,John也學得夠快。他在這段時間決定好做足多少準備,接受Sherlock Holmes的言語攻擊。更換菜單?飲料特價?營業時間?

最重要的是:要如何跟Molly、Mary和Artie說。Harry想拖到當天早上,但John想立刻就告訴他們。最後妥協在Sherlock來之前的星期二晚餐供應(總共也才兩桌客人,沒點開胃菜,沒有甜點,沒有飲料,而且據Mary說,也沒給小費)結束之後。

Artie如釋負重地鬆了口氣,請星期三下午的假。「我室友今晚要開派對。」他解釋說,心情相當愉快。「反正也沒人會來用餐弄髒盤子。」

「Artie,總會有一個……或兩個人。」Mary責備說,但她的聲音沒有罵人的狠勁,也缺乏自信,Molly突然哭起來,不理會別人的安慰。

「都是我的錯。」她啜泣著說,John在一旁安慰她。

「任何人都沒錯,」他說。「Molly,妳表現得很出色,真的很優秀,這與妳無關。」

「當然跟我有關,那個節目的主角就是廚師,他一定會對我大吼大叫,讓我覺得自己像個白痴。」

「妳已經像個白痴了,很難說是Sherlock不對。」Artie完全是在幫倒忙。

Molly又大哭起來,John嘆氣,揉揉雙眼,感覺開始頭痛了。

「幹得好,Artie,真是謝了。」

「不客氣,老板。」Artie說,遞了張面紙給Molly。Molly似乎當這個舉動是種邀請,靠在Artie肩膀上繼續哭,而Artie不知所措地盯著。

「現在怎麼辦?」他用氣音問,Mary同情地拍拍Molly的背。

「小心別被淹死吧。」她如此建議,不停塞面紙給Molly。

終於Molly止住了眼淚,John為每個人倒了杯白蘭地。Mary很高興有酒可喝,Artie仔細查看酒瓶,而Molly一口氣把酒灌進喉嚨裡,嗆到咳嗽。

「回家吧,」John親切地對她說。「好好睡一覺。Artie,祝你派對玩得開心,可以的話,明天下午還是要過來。雖然明天不營業,但是要打掃,我希望攝影機拍到最後一塊刁鑽的麵包屑以前,至少讓廚房看起來像樣一點。」

「好的,老板。」Artie顯得不怎麼甘願。「實在搞不懂為什麼那些家伙知道他要來就懶得打掃。」

「也許他們有打掃。」John說,想姑且就相信那些參與改造節目的餐廳業主一次。「反正,我們會得到應得的好處。」

「很好,我們不會得到太多好處的。」Mary似有先見之明。

打掃廚房著實是個噩夢,掃地、拖地、除塵,在打掃過程中所引起的有害廢氣裡呼吸,在盤子架後面找到破碎的派克萊斯耐高溫玻璃量杯時,那種莫名的歡喜(因為上帝啊,要是被Sherlock發現……),以及籠罩在焦慮的心情下,因為確信星期四下午,大約在午餐和晚餐供應時間之間,Sherlock Holmes就會走進餐廳,馬上就大肆批評所有……John覺得很妥當卻還是有問題的地方。

星期三,攝影小組和一大卡車的器材也前來作準備──這完全無法舒緩Molly的緊張,或讓Artie諷刺停止地吐槽。

「老板,他們弄髒了我清乾淨的地板。」Atrie說道,攝影小組正在架設攝影機,並把鹵素燈固定在重要拍攝位置的牆上。「我才剛掃過和拖完地,現在清水牆的灰塵掉得滿地都是。」

「那就再掃再拖。」John說,他也在擦洗烤箱裡燒焦的附著物,出奇地難清。

「嘿!別把那個放在那裡,我才剛整理好耶!」Artie叫道。

「John,」Mary小聲說。「他們把攝影機架在用餐區。」

「對,Mary,被妳發現了。」

「他們把攝影機架在用餐區。」

「Mary……」

Molly打斷他們正要重複的對話,John鬆了一口氣。「John,他們錄下來的影片會作為呈堂證供嗎?如果我不小心毒死人怎麼辦?」

John又開始頭痛了。「抱歉,我好像忘記樓上的烤箱了。」他說完立刻跑到Harry的房間,Harry瞥了他一眼,放下一疊堆得歪七扭八的桌布,替他倒了杯白蘭地。

「玩得還開心嗎?」她說。

「走開。」John把頭埋進手臂裡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星期四早上,天空晴朗,陽光耀眼。John的手機鬧鐘原本設在七點,不過六點五十四分他就把鬧鐘取消掉了,盯著天花板發呆,他的雙手放在胸口和肚子之間的凹處。有人來敲他的房門,他仍然躺在床上不動。

「我醒了。」他喊道,房門小心翼翼地打開了。

Harry探頭進來。「天啊,你看起來好嚇人。」她說。

「妳總是這麼會安慰人,Harry。」

「我盡力了。」Harry推開房門,John看她端著戴滿茶、土司和果醬的托盤進來,相當訝異。

「Harry,妳吃錯藥了?」

「閉嘴,否則我不會再做第二次。」Harry威脅說,她把托盤放到桌子上。「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」

「半夜一點,廚房弄得閃閃發亮,攝影機和燈光也都架好了。」

Harry皺了眉頭。「你沒讓Molly和Mary待到那麼晚吧?」

「當然沒有,Mary大概下午四點就走了,六點我送Molly回家,還給她安眠藥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Harry等John坐起來後,把茶遞給他。「聽著,我非常抱歉我是這麼個婊子。」

John喝著茶,思考了一會。「沒事的。」他說,慢慢坐起身。

「不,不可能沒事。」Harry說。她坐在John的床邊。「我知道我的行為舉止像兩歲小孩一樣幼稚,關於帝國的事,我也應該對你誠實一點。我想……我只是不想麻煩你。」

「Harry,六個月前我回來過一次,那時妳就可以跟我說了。」

「John,這兩年你不斷往返戰區,回來沒多久又開始下一個旅程,那裡是槍林彈雨,我不想讓你分心,對不起。」

「嗯,但是有時候一點分心是好事。」John說。「再說,爸媽絕不希望妳一肩擔起所有責任,不然他們就不會把餐廳留給我們兩人。」

「是嗎?」Harry苦笑著說,低頭看著雙手。「那好,若是我那時就告訴你關於帝國的實話會怎樣?說我借了貸款,把自己逼得焦頭爛額,婚姻也觸礁了,一個星期就損失十萬英鎊?你想我們姊弟還當得成嗎?而且你還中槍。」

John把杯子放在床頭櫃上,伸手搭上Harry的手臂。「我中槍跟帝國無關。」

「是無關,但也可能有關。網路上的傳言都這樣說,你不應該顧慮那些會拖累你的士兵,那只會讓你分心。」

「我可以給妳精神上的支持,Harry。」

Harry不以為然。「不是應該要反過來嗎?我給你精神上的支持?你被別人槍擊耶,我只是被客人砸盤子。」

John疑惑地說。「有人拿盤子砸妳?」

「一種比喻啦,似乎某天晚上有人丟餐巾紙,結果掉進湯裡還是哪裡。」

「那是種表示不滿的動作嗎?」John天真地問。

Harry瞪他一眼,兩人突然大笑。

「有時候真的很討厭你。」Harry說。

「我還不是一樣。」John說。「滾出我房間,我要穿衣服了。」

「又怎樣。」Harry說,John在被子底下踢她,害她大叫。「怎麼,你下面也沒穿嗎?」

「並不是!」

「明明就是。」Harry越說越興奮,John朝她扔枕頭。「幹什麼,好像我真的想看你某個部位似的!」

「出去!」Harry笑著離開,John的臉上也掛著笑容。他看向窗外,一、二朵束狀的雲掛在天空低處。

「今天會是個好日子。」他鼓勵自己,然後起身下床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早晨過得非常緩慢,快把人逼瘋。Mary花了數小時熨燙每張桌布、每條餐巾紙,甚至還打算燙窗簾。John沒要求她就主動去擦窗戶,擦到完全不留一點污痕。

Molly在廚房裡緊張地打轉,檢查她的餐點三次才滿意。John來看她時,她正在作供餐準備,衡量每個餐盤之間的距離。

Artie在廚房外面抽菸。他坐在早上蔬菜進貨剩餘的貨箱上,臉上擺出煩悶、呆滯的表情,但是John發現他的褲子有整齊分明的線條,鬍子也刮得乾乾淨淨。

「嗨,老板。」Artie說,嘴裡還叼著煙。「裡面待不住了?」

「是啊,」John坐到Artie對面的貨箱上。「可以給根菸嗎?」

Artie從口袋裡掏出香菸盒拿到John面前,John慢慢搖動菸盒,掉出一根菸。他抽出那根煙,若有所思。

「都不知道你有抽菸。」Artie說。

「我不抽菸。」John回答。「已經戒掉了。」

「這樣很好,這東西會要你的命。」Artie說得一本正經,然後吹出煙圈。

John笑道。「我從來沒吹成功過。」

「這需要技巧。」Artie說。「不如我們乾脆喝醉算了,讓下午過得自在一點。」

「以後再說吧。」John說。

Artie點頭,彷彿兩人約好了日期,他又吹出了一個煙圈。「老板,」他這次語氣有點太過於隨意。「你確定這樣做真的好嗎?」

「在餐廳外面抽菸,而Mary和Molly在裡面像陀螺一樣忙得暈頭轉向?肯定不好了,我進去一定會被Mary蓋布袋。」

「不是啦,我是說Serlock Holmes。」

「那大概是這輩子最糟的點子。」John說。

「好吧,至少你承認了。」Artie說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午餐時間過後,節目組人員來了,以響亮的敲門聲為宣告。John趕緊讓他們進來,並注意到站在最前面的男人──高挑,頂著灰髮,表情友善又認真。他的同事不知道說了什麼逗他大笑,John開門時還聽到最後一點笑聲。

「你好,歡迎來到帝國。」John主動跟對方握手。「我是John Watson,餐廳的業主之一。」

「Watson先生。」灰髮男人說道,他的外表比頭髮給人的感覺還要年輕,John向他走近。「我叫Greg Lestrade,改造餐廳大作戰的導演。這位是Sam Anderson,你們昨天見過面了,他是我們的攝影師。謝謝你讓他來架設器材。」

「快進來吧。」John退後讓節目工作人員進來。Anderson帶了好幾個大箱子,John猜測是額外的攝影器材。人行道上還有很多箱子等著進屋。

John看見街道盡頭的人影,Harry正匆忙趕來,向他揮手。Anderson出來搬其它箱子時,John也跟著出來等Harry。

「我還以為妳不會來了。」他刻意保持語調冷淡。

「你真的以為我會置身事外?」Harry說完又搖頭。「別回答,老實說我也希望一切順利。」

John輕咬嘴唇。「我知道。」

「我不想上鏡頭,但是也不能讓你獨自面對。」Harry說。

John輕快地點頭。「好吧,導演已經來了,我們差不多要聽他說明流程,和簽書面文件什麼的。」

Harry吐口氣。「好,那就快點做個了結吧。」

「Harry。」John握住Harry的手臂,Harry回過頭,John注意到她的眼神,不是害怕,不是酒精壯大的膽量,也不是無奈或灰心的微笑,而是堅毅的決心,John開始認為或許這個星期並不會如想像中的可怕。「謝謝。」

「呃,噢,」Harry突然覺得怪不舒服。「總要有人去迷惑一下那個Holmes,要不然他真的會把我們當成全英國最蠢的笨驢。還有你的玩笑真肉麻。」

John翻白眼。「不,我是說真的,謝謝妳。」

「就算他有根老二也不會差到哪去的,我可以忽略這部分。」Harry嘀咕著。

「現在反悔還來得及。」John說。

「隨便說說的。」Harry說完便走進餐廳。

John發出哼聲,仰頭吐出另一聲長嘆。對街上,Hudson太太從窗戶裡探出來,舉手對他打招呼,John也朝她揮手,希望自己看起來有比臨時的感覺還要冷靜沉著。

「老板!」

Artie來到門口,John轉身看向他。

「那個法國名字的家伙說他們都準備好,就等你了。」

「太好了。」John說。「快點做個了結吧。」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「好的。」Greg Lestrade翹著腿坐在餐廳的椅子上。帝國的員工在他面前圍成半圓,有的人稍微提起一點興趣,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(Artie),有的人臉上明顯寫著極度恐慌(Molly)。John希望他是介於他們兩者之間。

「首先,我代表電視台感謝你們同意參與節目拍攝,把餐廳交給我們。我知道你們是冒著很大的風險公開露面,也知道你們將受到大眾質疑,假設現在還沒有的話。」

「早就受到質疑了。」Harry咕噥著,Greg對她笑了笑。

「沒關係,這個星期結束前,我們會竭盡全力,保證讓你們和帝國順利煥然一新。我們希望觀眾支持你們,不管這段期間Sherlock在這裡說了什麼,他都是希望觀眾支持你們的。」

「他什麼時候──」John覺得喉嚨好乾,說出來的話被壓得很小聲。他吞口口水,再說一次。「他什麼候會到?」

「晚一點,我無法給你們確切的時間,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,但是在晚餐的巔峰時間以前他一定會來。」

有人輕笑了一聲,John覺得可能是Artie,可是也不確定。

「沒有什麼“巔峰時間”。」Artie告訴Greg。

Greg看看手上的文件。「星期四晚上平均有到五桌嗎?」

「就算非常幸運也很難到五桌。」Harry的語氣平淡。

「沒關係,我們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而來的。」Greg清了清喉嚨。「我不想騙你們,這個星期會非常難熬,我想你們大家都看過這個節目,都知道Sherlock是怎麼樣的人。等他進來,你們要餵他東西,然後他會詳細剖析關於餐廳和你們工作的每個小細節,解釋為什麼你們會慘到這種地步,應該舉旗投降,像掃街者一樣把自己掃地出門,因為你們連個洗碗工都做不好。」

「聽你亂講,髒盤子都我洗的。」Artie說道,John聽得出他在勇氣的表面下搖擺不定。

「可是呢,」Greg繼續說,當Artie沒說過話似的,這點讓John對他多了一點好感。「他會告訴你們怎麼從谷底爬回高峰,如果你們做好他教你們的每一件事,確確實實地照他說的做,一定會奏效的。我跟他共事五年了,他是個十足的渾蛋,但也是個了不起的人,他能幫你們改造帝國,把這裡變成造錢廠。」

餐廳裡變得非常安靜,John甚至不敢呼吸。Greg依序看著每個人,大家也跟他目光交會,彷彿在祈求祝福。

「我知道妳很害怕,我也很害怕,我可是要把自家的醜事搬到電視上公開,但是一切都會順利過去的。妳願意參加節目,表示妳很勇敢。待在大家的身邊,同心協力,放開心胸,盡量保持幽默,妳一定可以撐到最後的。」

「好。」Molly輕聲說,她的聲音顫抖卻很堅定,John用力握住她的手給予安撫。

「還有請你們盡量忍耐……」Greg說。「別揍他。」

今天會很美好的,即使是他的死期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老天,他快無聊死了。

Sherlock Holmes橫躺在豪華禮車的後座,頭頂著後座的一端,修長的雙腿弓成直角,光裸的腳底貼在車窗玻璃上。車子沿著鄉村奔馳(以時速53英里開過A13大道,稍微超過限速,但還在其他交通的大略行駛速率裡,沒造成危害,除非有交警注意到他的腳,發現他沒繫安全帶。他的確沒繫,不過他的手比交警站起來的速度還快)。音響播放著莫札特的交響曲,Sherlock的手指自然而然地跟著弦律彈動,他把小提琴留在倫敦,同時思考早上跟Lestrade的談話內容。

「求你行行好,看看這份文件吧。」Lestrade說。

「我不看文件。」Sherlock回答。他在攝影棚的實驗廚房裡測試五種不同的麵粉的易燃性。目前為止,美國的麵粉出現反常的阻燃效果,起碼可以確定它不健康。節目組準備上路以前,他有足夠的時間完成實驗。

「不是伯明翰的那家海鮮餐廳啦。」

Sherlock挑起眉毛,質問。「拜託,他們選擇放棄是因為在伯明翰開海鮮餐廳欠下巨額債務,還是因為我要來,嚇到他們了?」

「Sherlock。」Lestrade以警告的語氣說。

「所以我們才提前一個星期搞定海邊的家伙,對他們多慷慨。」

「是新的地方,Sherlock,最後才排進行程裡的。」

Sherlock停止自言自語。「哪裡?」

「肯特郡。」

「好極了,一個小時半之後馬上過去。」

「先讀這份文件就對了。」Lestrade說,他的語調接近在懇求,就像Sherlock常聽見的。「這很重要。」

「哪個不重要?」Sherlock說得清楚利落。「每家餐廳都是某些人的希望和夢想,都是幾個人的飯碗,他們急需要一份工作,而且相信那就是他們想做的事。這家餐廳不會比其他的還重要──也許,除了那些把餐廳經營到倒閉的蠢蛋,除非我去當他們的救世主。」

「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在說餐廳的事。」

「那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堅持什麼,這裡唯一重要的事就是餐廳。」

「噢,這幾天官方洗腦的結果嗎?真高興你回到正軌。」

Sherlock無視他,在下個樣本麵粉上點火。

「繼續保持,Sherlock,花點心在餐廳上。你不可能再承擔一次像諾伯里餐廳那樣的狀況,對電視台展開縮減預算的抗爭更不可能。」

「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」Sherlock一邊說,一邊衡量麵粉的火焰熱度和強弱。

「反正記得準時上車好嗎?快到周末了,要是拖太久,開在倫敦的路上一定會是場噩夢。」

倫敦塞車太誇張了,不過一出了倫敦範圍就很通暢,Sherlock還可以利用路上的窟窿打拍子,玩空氣小提琴。Lestrade給他的文件原封不動地躺在實驗廚房的流理台上,Sherlock不需要文件──事實上,他寧願盲目地喜歡節目的安排,多年來他也不是隨便執行電視台的要求。他甚至不知道餐廳的名字,就算他們會告訴他哪些食物值得期待也無所謂。

這樣做才好玩,接下來才會是一場有趣的烹飪與改革的實驗,這是自從他簽下改造餐廳大作戰的合約,四年以來不曾有過的體驗。而且說真的,整個節目存在著一種樂趣,他可以走進餐廳告訴那些員工哪裡需要改進,因為他經營許多家餐廳,出了幾本書,大家都會聽他的。當然他們會對他做些小小的反抗(Sherlock會先派出三、四位自己的員工去餐廳仔細勘查一下,否則他是不會去的),但是過一段時間,當餐廳的命運成功扭轉之後,他在餐飲界就會獲得大師的名譽。

也許他真的是位大師,Sherlock不在乎頭銜,更不在乎阿諛奉承,不過他發現自己很享受於挑戰,作一些出格的決定,通常都會顛覆業主和廚師們原本的決策。

隨著節目持續進行,他越來越驚訝。他寧可認為每個經營餐廳的白痴至少會知道要維持廚房的整潔,可是每次當他發現油漬、腐爛的雞骨頭、灑在洗碗間地上的垃圾,他們總是一副錯愕的表情。

實在很無聊,真的,告訴腦筋呆板的人怎麼搞定死氣沉沉的餐廳,然後沒人把他的話當一回事。雖然節目的評論很亮眼,他的同事都知道他在改造失敗的餐廳所提出的意見都是事實。這個節目會成為他事業的一部分,純屬意外。但是看那些蠢蛋搞砸了餐廳,燃起他的怒火,逼他抓狂,發表出一套精采絕倫的演繹,把委託者罵得無地自容,觀眾們就會在電視機前興奮地歡呼。大家熱愛每一集的改造餐廳大作戰,節目播出以後一定會稍微提高書籍的銷售量,更別提餐廳的預訂量了。

如果那些餐廳在他的協助下重新崛起,也算值得了。但可悲的是:他們並沒有。改造餐廳大作戰第一季的餐廳大多數都徹底停業了,第二季四分之一的餐廳撐不到六個月就宣告失敗,只有二、三家能稱得上真的成功。業主們有自己的想法,宣揚自己接受Sherlock Holmes改造計畫,在他人的指導下提升了餐廳的價值,將餐廳賣給別人的也不在少數。

真正的問題是Sherlock指導過的餐廳業主,大部分都缺乏經營餐廳的必要成功條件--想像力,或是他們能為熱情付出的膽量。少了想像力和勇氣,他們就不可能在這個行業做出成績,Sherlock也不可能永遠幫他們出點子、替他們擦屁股。

除了諾伯里餐廳和Irene Adler,那一周是Sherlock百般想從腦子裡刪除的記憶,以前這項案例不堪回首。然而現在他將它鎖在記憶裡最安全最實用的密室,偶爾拿出來審視、反省,試圖判斷它究竟是哪個決策出了差錯。

莫札特的交響樂播完了,短暫的停頓後是韓德爾(Handel)的曲子。Sherlock哀嚎著。

「拜託,天啊,不要韓德爾!」他喊道,司機立刻切換CD,車裡充斥著拉赫瑪尼諾夫(Rachmaninoff)沉悶的音符。

「既然你每次都跳過,為什麼還把它放在這裡?」她抱怨說,透過後照鏡看向後座。

「因為妳喜歡。」

「我根本沒聽過韓德爾,你每次都跳過!」

「妳得獨自在車上打發不少時間吧,Sally。」

「是的,我都聽廣播,不是聽你那高格調的無厘頭演奏。」

「這趟路程還有四十五分鐘,接下來的四十四分請妳忍耐一下,別侮辱我或我的音樂風格。」

「去你的。」Sally說著,還放大音響的音量。

Sherlock卷起貼在車窗上的腳趾。「Sally,妳去過肯特郡嗎?」

「有啊,兩年前去過那家餐廳,那裡的雨下個不停,你忘了?」

「什麼餐廳?」

「別說你刪除了那個案例!太可怕了,他們用某種提供給素食者的能量棒的營養成分,我想他們只撐了三個月就關門了。」

「我刪除了改造結果,反正有妳提醒我。」

「是啊,還用說。」Sally嘆道。

「祈禱這次不是同個業主開的餐廳吧。」

「同樣都具有歷史意義,我想。」

Sherlock皺起眉頭。「別告訴我,否則有妳好受的。」

「好,我不說了。」

「有歷史的都很淒慘,」Sherlock說。「業主就是受到他們的長久歷史影響,看不清問題所在。菜單裡都是肉凍、濃郁的奶油醬和黏太妃糖布丁,既不夠黏,也算不上是太妃糖。」

「別對太妃糖這麼挑剔好不好,那是我的最愛。」

「真可愛,要不妳也來挑剔我的。」

「幾前天Nigella打電話給我了。」

「當然了,我特別煩人的時候,她也只會打給妳。」

「我沒在開玩笑。」

「她這次開價多少?」

「我跟她說我沒興趣,其實我滿喜歡開車載著一個自我中心大於懷特島的勢利眼渾蛋,現在隨便去美國或愛爾蘭找個沒人會飛到的絕佳拍攝地點,都比睡在廉價的飯店、吃著難吃的食物還要吸引我,誰叫那就是我目前的生活。」

「我可以給妳加碼。」

「那不是重點,Sherlock。」

「那開導我一下吧,Sally,妳在開車我看不到妳,我也一直當妳不存在。」

「用攝影機錄起來,Sherlock,」Sally說。「我只說到這,用攝影機把你尖酸刻薄的話錄起來,那些話用在我身上是浪費。有交警。」

Sherlock立刻繫上安全帶,而Sally繼續開車。

沉默了片刻,Sherlock又開口。「說真的,Sally,這實在太幼稚了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Sally愉快地答道,車子持續奔馳。

Sherlock解開安全帶,思緒回到餐廳上。有歷史性的餐廳是最難處理的,他本來只想做一、二季就夠了。真正可恨的是觀眾,他們理所當然會為餐廳聲援,如果該餐廳具有某種歷史意義,支持者就會加倍,但是Sherlock瞭解一家餐廳存活得越久,歷史的象徵就越少。餐廳想經營的長久,不可能不隨著時代創新,業主需要改變,廚師需要改變,時代和口味也在改變。然而對大眾而言,餐廳的壽命總是勝過常理。

Sherlock嘆了口氣。無聊無聊無聊。他一手垂到地板上,手指碰到一支筆,他撿起來左右轉動,然後丟到另一隻手上,用筆尖戳著椅背。

「無聊,無聊,無聊。」他配上呆板的音調唱道,每唱一個字就戳一次椅背。

Sally生氣地叫嚷。「Sherlock Holmes,不要再破壞電視台的公物了。」

「無聊。」Sherlock回答。椅背被戳出一個圓圈,他粗略地看一下,接著按出筆芯,畫上一對眼晴和微笑的嘴巴。

「我簽下了這台車,弄壞了我要負責!」

「修理費我出。」Sherlock說,完全沒有歉意,還把筆扔回地上。

「你最好會。」Sally不屑地說,車子下了高速公路。

Sherlock立刻坐起來,看看四周。「我們到了。」

「是的。」Sally答道。

「太好了。」Sherlock說。「準備大顯身手吧。」


TBC

评论
热度 ( 4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