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授翻/WHW】Mise en Place 餐前準備(第3章)

作者:azriona  譯者:鮭魚

---------------

Chapter 3

『我討厭拍電視記錄片。』──傑米.奧利佛

John仍然不確定今天結束以前,Sherlock Holmes光顧餐廳是不是好事。某方面來說,知道接下來的八個小時裡,今天就這麼過去了,帝國會漸漸恢復償債能力(經過痛苦、坎坷、焦慮和心理折磨的過程),這算是種安慰。另一方面,期盼的心情快把他逼到絕境,每次餐廳大門一開,他就覺得心臟衝到喉龍、胃沉到鞋底,甚至去上個小便都害怕上到一半,Sherlock Holmes會進餐廳。

「John,」Harry站在吧台前說。「別再踱步了。」

「辦不到。」John迅速回應,放更多重量撐在枴杖上。

「那就到外面踱去。」Harry越來越不耐煩。「不然你每繞一個圈子,我就灌下一杯伏特加。」

John瞪向她。「為什麼妳老躲在吧台後面?我得拄著該死的枴杖,妳是個酒鬼,應該是我要狂灌酒,妳去招待客人吧。」

「你太緊張了。」

「說得太對了。」John突然吆喝,又繼續踱步。他看見Harry做勢要倒酒,頓時停下腳步,瞪著酒瓶,動了動下巴,一屁股坐在高腳椅上。

「也給我倒一杯。」他說。Harry露出疑惑的眼神,倒了兩杯酒。John舉起其中一杯,等Harry拿起自己的,兩人輕敲杯子,同時一乾而盡。

「好冷清。」Harry的臉立刻泛紅。「我們應該去拉點客人進來,免費招待大家用餐,這樣我們看起來也不會這麼可悲。」

「Sarah提議過了。」John沮喪地說。

「可是你拒絕了?」

「當然要拒絕,也許我們很可悲,但是我不想向她承認。」

「殺了我吧。」Harry說,伏特加的酒精開始作祟,她拿起電話。「我會悲慘到死,她的電話幾號?」

兩人為了搶電話一陣扭纏,僵持片刻之後,Harry放棄了,又飢渴地看著伏特加酒瓶。

「住手,Harry,不然我們真的會悲慘到死。」John不由自主地說。

「話說為什麼他們管這叫酒後之勇(Dutch courage)?我一點都不覺得荷蘭人特別愛喝酒。」Harry問道。

John沒有回答的機會,開門的鈴聲先響起了,他連忙站起來,拿好枴杖。

他來了。

John不知道自己怎麼知道的,外頭的陽光刺眼,讓門外的人影難以辨識,但John想不到還會是誰。他想偷偷瞄一眼架設在角落的攝影機,看看紅燈有沒有亮著,表示正在錄影中,可是他的視線被站在門口的高瘦身影吸引。那個身影走進來,將餐廳的門關上,他走到用餐區環顧四周。少了太陽的背光,那個人的輪廓非常清楚,就是大家在等待的那位客人。

「你好,」John說,希望聲音不會太尖銳。「歡迎來到帝國,Holmes先生。」

「叫我Sherlock就行了。」他回應得有點心不在焉。他慢慢轉圈,仔細看過牆上的東西和垂掛的窗簾布料,最後又回到牆上的四幅肖像。「午餐時段就這種光線相當暗,最後一次整修是在1983年吧?廚房起了大火,雖然沒什麼重要的東西被燒毀,也沒造成結構損壞,只有窗簾被燻黑,那窗簾早就該換了。」

Harry和John互望一眼,Harry的眉毛都快聳到額頭上了。

「呃……對,我母親花了好幾個星期想把窗簾的顏色洗回去。你怎麼──?」

「她做得很好,不過還是很明顯,我猜他們是你的父親和祖父?」

「是的。」John走到Sherlock旁邊。Sherlock的外表比電視上還年輕,John不確定是不是有化妝或是燈光強調他嘴巴或眼睛的線條。但是年輕一點讓他看起來少了該有的權威和態度,也許這就是許多餐廳業主和廚師不肯順從他的建議的原因,指導他們的人是個年紀不足以負擔得起房貸的家伙。

年輕,長得也不錯,John心想。他穿紫色襯衫還真稱頭,以這個距離John可以看到他的頭髮捲度。他好像也比電視上還高,John站直身子,莫名好奇起他的身高。John依序指著父親、祖父和長輩們的肖像。「這是我父親Hamish Watson,我祖父James──他在1949年創立了帝國餐廳。另外這位都叫John──我曾祖父John Watson,和他的父親John H. Watson。」

Sherlock點點頭。「我想你也衍用了他們的名字,不是James就是John,對嗎?」

「John,我就叫John。」

「取名模式。」Sherlock若有所思地說,轉頭第一次正眼看著John。「我是Sherlock Holmes。」他主動跟John握手。

「John Watson。」John輕輕搖動Sherlock的手,觸感又乾又溫暖,有種奇怪的舒適感包圍John的手。John知道Sherlock在打量他,但他並不生氣,反而無所畏懼地正視對方的雙眼,耐心等候。終於,Sherlock彎起嘴角,看向他們握在一起的手。John放開他,又開始覺得不太自在。「你見過帝國的創始人了,要見見其他的員工嗎?」

「樂意之至。」Sherlock說,而John忍住笑意。要在角落的攝影機前演戲,感覺真的有點傻,當他回頭看,Lestrade居然對他豎起大拇指。

「請跟我到後面。」John讓Sherlock進廚房,Anderson已經扛著攝影機和昨天安裝的三項設備在這裡待命。John祈禱廚房還在像樣、有條理的狀態中,大致上是的。Artie靠在洗碗區的門邊跟Molly閒聊,說了什麼笑話在大笑,Mary坐在角落的桌前折餐巾紙,看到John進來,整個人都要跳起來了,臉上浮現尷尬的紅暈,在John嚴肅的目光下試圖作出無辜的模樣。John更擔心Molly,她在剁碎洋蔥,忙著讓自己看起來很忙。

「嗨。」她打聲招呼,John的感覺稍微好了一些,Molly自己倒覺得很糗,臉頰紅得很明顯。

「妳好。」Sherlock拉開微笑,低沉的聲音似乎有某種力量稍減Molly的緊張,她誇張的笑容立刻變得不那麼誇張,並且在圍裙上擦了擦手,握向Sherlock先伸出的手。「請問妳是──?」

「Molly Hooper。」Molly說。

「廚師?」Sherlock提示她。

「喔!對!」Molly拉高嗓子說。「是我,我是廚師,負責掌廚。」

「希望如此。」Sherlock邊說邊觀察廚房環境。「我是Sherlock Holmes,來這裡嚐嚐你們的菜色。」

「我是Artie,」Artie還靠在洗碗區的門框上,說道。「專門來這裡洗盤子,等著上電視爆紅。」

「Artie。」John警告地說。

「Artie。」Sherlock的語氣雖然嚴肅,實際上覺得很有趣。

「鏡頭請拍這裡。」Artie對Anderson說,輕拍右臉頰,露出挑釁的笑容,John使勁克制對Artie丟枴杖的衝動。

Sherlock只是挑一下眉頭。「我會想想該怎麼幫你的。」他告訴Artie,對方更得意了。

「這位是Mary,我們的服務生。」John說。

Mary笑了笑,沒有像Artie笑得那麼開,但自信得讓John羨慕。

Sherlock跟Mary握了下手。「妳一個人負責二十桌?」

「這嘛,如果有客滿就不是這麼簡單了。」Mary說完後瞟了John一眼。「啊,我是不是說錯話了?」

「沒關係,他就是來解決問題的。」John對她說。

「所以據我所知,今天妳要為我供餐嗎?」

Molly激動地點頭。「我已經準備好──你想吃什麼?」

Sherlock的目光回到Molly身上,然後又是微笑──像一千瓦的電力直接瞄準Molly,連不在直線上的John也被擊中,還有猛然一怔的感覺。見鬼了,他暗自抱怨,甚至想跳進大櫥櫃裡挖出扇貝包上金箔,在一大床食用玫瑰上供餐。

「噢,我不敢相信──妳何不端出你們最好的菜色?等我吃完了就會回來。」Sherlock說,聽起來他的心情還不錯,語氣又友善。

Molly睜大雙眼。「喔……好的,馬上來!」

「好極了,我很期待。」Sherlock說,轉身走向用餐區。

John留在原地,那瞬間看到Molly在他面前差點崩潰。

「噢,天哪。」她小聲嘆道,John慢慢繞過保溫台,搭上她的肩膀。

「沒事的。」他安慰她說。「只是頓午餐而已,妳做得到的,Molly。」

「妳絕對做得到的,」Artie說,卻出奇地有效果。「他算老幾?某位帶我們上電視讓公眾嘲笑的搖滾巨星等級的家伙?上廁所還不是一樣要脫褲子?」

「閉嘴,Artie。」John說,目光始終停留在Molly的臉上,Molly突然笑了,John不確定她是用傻笑來掩飾緊張,還是被Artie的話逗笑。「專心點,Molly,妳打算為他做什麼菜?」

「沙拉,」Molly說,做個深呼吸。「和雞肉,我想做炒麵?還有……提拉米蘇當甜點?」

「先上麵包。」Artie說,而Molly點頭。

「聽起來很美味,他會喜歡的。」John說,拍拍Molly的手臂,拍得比他預料的還用力,他走向用餐區,隱約意識到Anderson跟著他,攝影機還在拍攝。

該死的,竟然玩真的了?有個扛攝影機的小子在拍我的一舉一動,而且不出幾個月,我們全都要上電視了。

Sherlock選了個餐廳前方靠窗的位置,雖然在邊端,也在光線照得到的範圍裡,這個距離也不容易受到路上旁觀者的影響。明智的選擇,John心想,他現在正對著窗外,而四幅肖像掛在他身後的牆上,似乎在盯著他看。Lestrade坐在他對面,兩人在談論事情,審閱一些書面資料,John懷疑他們是在為餐廳的改造計畫擬定策略──Sherlock已經有想法了嗎?要他不去偷聽,真是耗掉他每一分的毅力。

Anderson走過John,放下攝影機,重新調整主攝影機的角度,以拍攝Sherlock試吃的畫面。John看著他熟練又謹慎地操作攝影機和安置在桌邊的隨附設備,才在想是不是應該過去幫忙一下,旁邊一個聲音嚇了他一大跳。

「嗨。」

John差點跌進隔壁桌。「抱歉,我不知道這裡還有人。」他道歉,轉身看見一位頭髮小捲的黑人女人站在他旁邊。

「沒事,我不是故意嚇你的。」她說,並主動跟John握手。「我是Sally Donovan,節目助導。如果有誰跟你說我是幫Sherlock打雜的,你儘管用你的枴杖打爆他們的頭,我會很感激的。」

John笑了笑。「我叫John Watson,帝國的共同業主。很高興他願意協助我們。」

「他也是,雖然他假裝對這件事漠不關心,但還是被我發現了。」Sally說。「給你,我剛才拿到接下來幾天的行程,趁現在Greg和Sherlock還在討論,快點看一看吧。」

「呃──我應該先請他們喝點飲料──」

可是Sally搖頭。「不用了,等Anderson準備好就開始了,他希望大家可以Sherlock產生一些節目效果。這個其實大半都用不著,不過有總比沒有好,以防萬一。」Sally笑道。「不如你跌倒,把水灑在Sherlock身上怎麼樣?錯過就太可惜了。」

「呃。」John驚訝的睜大眼睛,手上的枴杖隱隱敲著地板,已經在想像了。「該死。」

Sally看向他的枴杖,換她覺得訝異。「喔,噢,對不起,我不是有意──」

「不,沒事。」John轉移話題。「Mary會負責服務。」

「好的。」Sally說。「抱歉,你想坐下嗎?」

John有點被對方的暗示惹怒,但還是拉出椅子。「等等──不好意思,是不是應該請Molly也給妳準備點吃的?我還以為──」

Sally搖頭拒絕。「不必了,大家都在工作中,沒有多少時間吃飯,頂多就吃個簡單的三明治,我想你們也沒供應這種食物。總之,今天主要是關於第一印象──Sherlock會先試吃午餐,然後回過頭跟你和你的廚師聊聊──她叫Molly對吧?──反正今天就先這樣,之後我們會帶他到城鎮的附近繞繞,拍一些定場鏡頭。明天我們會回來進行觀察的環節──Sherlock會看你們平時的工作情況,看看餐廳的前前後後到底是哪裡出錯。無意干涉,我知道客人不上門是你們的大問題。」

「是的。」John回答。

「嗯,這我們也會幫你搞定──我們發了邀請函給一些人,請他們來這裡用餐。」

「我在節目上看過。」John說。「什麼地方會讓大家等兩個小時只喝到一杯水?誰會想接受這種邀請?」

Sally笑著說。「你一定很驚訝只要有上電視為誘因,就有這麼多人願意抓住機會花錢用餐,都是炫耀的本錢使然。我們會讓他們簽棄權聲明書,要求節目播出以前完全保密,一半以上的人會留下備註,之後他們才能在博客上發文。」

John並不懷疑。「那接下來呢?」

Sally聳肩。「第三天才會進入正式的環節,這個階段凡事都有不確定性,一切取決於當晚結束時Sherlock所做的決定,有可能會是食物、員工、地點或內部裝潢的問題,到時就見機行事。不過有件事是可以確定的,即使在這樣的小城市,接下來的幾天你也不必擔心沒客人來了,大家都會搶著來這裡吃飯,試圖與那位至高無上的尊主對到一眼,好回去四處炫耀。」

John回頭望向Sherlock。Lestrade跟他說話時,他憑憑點頭,在大本的厚皮筆記本裡做筆記,不時抬起頭發表自己的觀點。幾分鐘後,Lestrade離開餐桌走到窗前,找了個方便監督又不會入鏡的位置。Anderson也抬頭對Sally比出大拇指。

「那是你的暗號。」Sally說。「也是Mary的,都一樣。」

「好的。」John站起來,身子有點不穩。「這個節目已經做了四年了吧?」

Sally笑道。「我不用當Sherlock Holmes就知道你想問什麼。沒錯,通常這個時候,每個餐廳業主都會開始懷疑自己瘋了沒。」

「很高興聽妳這樣說。」John用力呼氣。

「嘿,」Sally突然說。「祝你好運。」

「謝謝。」John說,然後去提醒Mary供餐的時間到了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節目謄本
帝國餐廳,上布理克利,肯特郡
預定播出日期:2010.03.27

〔定場鏡頭:肯特郡郊區。優美的田園風景,大片綠色原野和潺潺溪流。配合旁白的說明,郊區慢慢轉換成都市的畫面,鏡頭逐漸聚焦到肯特郡上布理克利,以及它的街道、沿街的商店和居民。〕

SHERLOCK旁白:每樣東西都有保質期。過了保質期,即使是肯德爾薄荷蛋糕(注)也會變質,沒人想再多嚐一口,連蟑螂也吃不下去。當然,總會有一些人說他們吃得下放了幾十年的薄荷蛋糕,但是那些人天生就愛吃薄荷蛋糕,所以認同他們的觀點與否,因人而異。(Kendal Mint Cake肯德爾薄荷蛋糕:英格蘭的傳統美食,出產於肯德爾鎮而命名,其保質期限非常長,可以放很久。雖然叫蛋糕,實際上是一種薄荷糖,主原料為薄荷、葡萄糖和水。)

〔定場鏡頭:帝國餐廳的外觀。〕

SHERLOCK旁白:帝國餐廳並不是肯德爾薄荷蛋糕迷思的解答,但它無疑已經超越了它的保質期。帝國餐廳由前海軍軍官James Watson創立於1949年,位於肯特郡上布理特利,坎特伯里市的外圍,James Waston不顧親友的反對,在配給制度的限制下義無反顧地開了餐廳,帝國是異國料理的先驅,第一家同類型的餐廳出現在方圓五十里內。對於許多肯特郡人而言,帝國是第一家餐廳端出傳統英國菜如肉類、馬鈴薯以外的料理的餐廳。

〔室內:James Watson的照片,空蕩的用餐區,各式各樣的圖畫和牆上的肖像。〕

SHERLOCK旁白:然而世界越來越小了,現在異國餐廳,真正的異國餐廳,在上布理克利的商業街和隔壁城鎮到處都有。

〔外景:畫面快速帶過泰國、印度、印尼、中國、秘魯等各國料理的餐廳,全部都客滿,員工們非常忙碌。〕

SHERLOCK旁白:帝國的時代已成過去了,這也沒什麼好吃驚的。當然,對於它的所有人和不願意承認窗簾褪色、曾經流行的潮流已經不和時宜的人,確實是個意外。所有的帝國都有沒落的一天,所有的餐廳遲早都會關門。

〔外景:帝國餐廳外,Sherlock站在街道中央,直直望著鏡頭,雙手插在口袋裡。一陣風吹過,他大衣的衣襬在身後飄揚,人行道和鵝卵石路道微微發光,天空烏雲密布。顯然這注定會成為非常迷人的畫面,效果非常好。〕

SHERLOCK旁白:隨便你們怎麼形容帝國、太陽和有起有落的事物吧。有家餐廳正等著我伸出援手。

〔標題字幕:改造餐廳大作戰〕

〔SHERLOCK HOLMES〕

〔畫面跳接:室內:帝國餐廳。用餐區空無一人,後方有個男人在酒吧旁整理酒瓶,乒乓作響。〕

〔畫面跳接:室內:帝國餐廳的廚房。鏡頭特寫正在被剁碎的洋蔥,動作不太流利,刀子下去時有點太靠近抓住蔬菜的手指。〕

MOLLY HOOPER:哎呦,好險啊。

〔畫面跳接:室內:帝國餐廳用餐區。吧台後的男人已經整理完酒瓶,坐在高腳椅上,他的頭靠著牆,朝天花板發呆。他的年紀不大,但身邊有支枴杖挨著牆放。他的頭開始輕敲牆壁,大概是太無聊了。〕

SHERLOCK旁白:現在帝國是由James Watson的孫子掌管,Harriet和John,但是這二十年餐廳的生意不斷在衰退,直到近幾年才終於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。

〔畫面跳接:外景:Sherlock走向帝國餐廳,推開門走進去。〕

〔畫面跳接:室內:Sherlock越過用餐區,酒吧旁的男人起身過來迎接他。〕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3/3更新

John Watson對高壓狀態並不陌生,對心理壓力也很瞭解。起先是在醫學院攻讀急診醫學,這門學科講求速度和精確度並進,John的表現出眾,從未弄倒便盆,縫傷口也沒失手過,或是更糟的,忘記診斷。後來參加基礎體能訓練,他和軍中的精英一起做伏地挺身、長跑、引頸向上,同時上級長官在一旁叫罵。也曾像淋浴一樣淋著大雨,踩過爛泥。這足以叫他的部隊同袍討厭他了,只不過沒人真的討厭John Watson,因為他友善又平易近人,從來不會對任何人使來喚去,其實,現在比以前更好,主要是因為他不相信自己是那樣的人。

John不在乎醫學院和軍隊生涯裡真正可怕的部分,他可是每天洗好幾個小時的盤子長大的,在他的認知裡,人生再慘也莫過於此。泥巴可以洗掉,便盆倒了,那團髒亂也可以清理。因為洗盤子而變粗糙的手一輩子都得粗糙下去,尤其一星期有六天都在洗盤子。

然而坐在帝國餐廳的角落,看著Anderson調整攝影機,以及Lestrade和Sherlock利用上菜的空檔討論事情──John發現自己坐立難安。Harry早就消失了,John完全不知道她人在哪,而Mary為了廚房的安全著想,頭一次離開餐桌,目前連麵包籃都還沒個影,現在John沒辦法再坐下去,眼睜睜看著毀滅發生。

Lestrade一往他的方向看過來,John便立刻揮手,一會兒之後對方終於走來。

「我沒上鏡頭吧?」John問道。

Lestrade皺了眉頭。「你簽過同意書嗎?」

「簽過了,但我不是這個意思。我能不能──呃──」

Lestrade笑道。「想開溜?別跑太遠,他結束後還有話要說。」

John點頭,希望他這樣撤退有比Mary更莊重一點。

廚房陷入動亂。Molly站在爐灶前失聲痛哭,Mary用抹布打Artie的頭。

「老天啊,宰了我吧。」John哀嚎著說。「雖然我不想知道,可是可以讓我知道嗎?」

「雞肉焦掉了!」Molly大哭說。

「我就跟妳說過了!」Artie喊道,頭上還蓋著抹布。

「滾回洗碗間別出來。」Mary每說一個字就打Artie一下。

John拿起木杓用力敲打保溫台。「孩子們!」他大吼,三個人的混亂場面立刻暫停,John丟下木杓,瞪著他們。「Mary,我們有沙拉或湯可以給他嗎?」

「有沙拉。」

「好極了,快去準備。」

Mary急忙跑向廚櫃。

「Molly,雞肉燒焦得嚴重嗎?」

「還好。」Molly回道。

「跟黑炭差不多。」Artie老實地說。

「重做一份要多久?」

「十分鐘。」

「時間還夠,動手吧。」

Molly吸了吸鼻子,拉開冰箱下層的冷凍抽屜。

「Artie,現在除了呆站在這裡,你在這棟建築物內還有任何事,任何事可以做的嗎?奉耶穌的愛,請別告訴我是什麼事,給我肯定的回答就好了。」

「是,老板。」

「如果是跟餐廳或廚房無關的事,那就趕快去做,直到這裡有盤子要洗之前都別再出來了。」

「討厭,我忘了放酸乳了。」Molly說,望著煮到一半的食物。

「阿曼燉雞不用加酸乳。」

「那我忘了放奶油了!」

「也不需要──噢,算了。」John放棄Molly,到櫥櫃旁邊看看Mary的情形。櫥櫃門關上的瞬間,Mary往他身上跌過去,將他夾在門之間。John吃驚地尖叫。

「你也發得出尖叫聲啊?」Mary覺得尷尬又好笑。

「Mary,媽的在搞什麼鬼?」

「看來從軍也沒改善你的言行。」Mary說。

「Mary。」

「你知道你還有什麼沒進步的嗎?你的調情技巧。」

John瞪著Mary。「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。」

「調情,」Mary說。「是指喜歡某個人的那個人悄悄接近喜歡的人,挑逗對方、跟對方開玩笑,以暗示他對對方有意思。你跟我幾乎一直都是這樣,我記得你以前是個調情高手。沒錯,我們的確常常聊些荒唐可笑的事,例如今天天氣如何啊,多少客人點了第二籃麵包卻吃不完,可是我不懂,當談到你的曾祖父居然有心動的感覺。」

John盯著Mary,嘴巴張得開開的。

「閉上你的嘴巴,你看起來像條鱈魚。」Mary說。

「妳認為我是在跟Sherlock Holmes調情?」

「他很性感。」Mary說。「怎麼樣?你覺得他有興趣嗎?如果沒有,可以換我試試嗎?」

「不行!」

「所以他有興趣囉?」

「不是!」

「那你也搞不清楚是覺得受辱還是安心了。」Mary說得意味深長。「真有趣,酸乳就在右邊。」

「妳怎麼知道──?」

「噢,麻煩一下。」Mary笑了笑。「你擋住門了。」

John從Mary的手臂下鑽出去,跑去拿酸乳。回到廚房時,Mary已經不見蹤影。

「Mary呢?」他問Molly,依然心煩意亂。

「端沙拉出去了。」Molly說。

「什麼沙拉?」

「俄式鯡魚沙拉。」

John愣住了。「老天,為什麼?」

Molly眼眶裡又開始泛淚。

「喔,別──」John說不下去,直接走開了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John在餐廳後面的小巷子裡找到Harry。她在抽菸,她看到John時還想把菸藏起來。

「哎,借根菸吧。」John嘆道,到她身旁靠牆站著。

Harry猶豫了幾秒才把口袋裡的菸盒拿給他。

「懦夫。」Harry說。

「的確。」John回答,點燃了香菸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〔室內:帝國餐廳用餐區。Sherlock坐在餐桌前,用鉛筆有節奏地敲桌子。在他身後可以看到帝國創始人和元老們的四幅肖像。廚房門開著,一位女服務生走出來。她大約三十歲,金髮向後梳成捲翹的馬尾,神采奕奕、爽朗、充滿勇氣的神態。她端著拖盤,上面有杯水和一籃麵包。她的名字是Mary Morstan,我們等會兒會認識她。〕

MARY:加了一點檸檬的水,和我們的餐前麵包。

SHERLOCK:謝謝。請妳說明一下這些麵包好嗎?

MARY:沒問題!它非常清楚明瞭,棕色的麵包、白色的麵包和麵包條。

〔Sherlock看著Mary,緩緩眨眼。Mary則對他使眼色。〕

MARY:白色的是印度烤餅,中東地區普遍的傳統麵餅,我們的有加芝麻來點綴──

SHERLOCK:所以是現場製作的。

MARY:呃,不,不完全是……

SHERLOCK:那棕色的呢?

MARY:俄羅斯甜麵包。正確來說比較算是一種甜點麵包,但是每個客人都要求餐前上──

〔Sherlock掃視空蕩蕩的用餐區,意有所指。〕

SHERLOCK:每個客人?

MARY:嗯,它剛列入菜單的時候。

SHERLOCK:什麼時……

MARY:1957年。

SHERLOCK:好吧。那這個麵包條呢?

MARY:喔,就只是普通的麵包條。

SHERLOCK:啊。

MARY:不過它們是很美味的麵包條。

SHERLOCK:看得出來。

〔Mary不敢動,Sherlock也沒有動作。他們互看彼此好一段時間。〕

MARY:我可以先回廚房嗎?

SHERLOCK:請便。

〔Mary迅速離開。Sherlock拿起一塊麵包條,狐疑地審視,嘆口氣,然後換了片印度烤餅。他剝下一小塊,小心品嚐,聳聳肩嚥下去。〕

SHERLOCK:沒什麼味道,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加芝麻,大概是為了增加烤餅的粗糙感?

〔他喝了點水,試吃俄羅斯甜麵包,馬上就差點吐出來。〕

SHERLOCK:我的天。她剛才說這是哪年列在菜單上的?這應該也是那時候烤的吧。

SHERLOCK旁白:這塊肯德爾薄荷蛋糕會有所長進的。

〔畫面跳接:室內,帝國餐廳廚房。Mary走進來。〕

MOLLY:怎麼樣?

MARY:我覺得他很沒幽默感。

MOLLY:妳沒跟他調情?

MARY:呃,他是很可愛啦。

MOLLY:他是個心理變態。

ARTIE:Molly,心理變態的雞肉燒焦了。

MOLLY:該死!

〔畫面跳接:室內,用餐區。Mary為Sherlock端上第一道菜。〕

MARY:俄式鯡魚沙拉。

SHERLOCK:哦,又一道俄式料理。

MARY:這道非常受歡迎。

SHERLOCK:在1957年嗎?

MARY:呃……

SHERLOCK:(針對性地說)謝謝。

MARY:不客氣。

〔Mary離開,可以看到她撤退的速度讓她的馬尾呈水平飛起來。Sherlock看著沙拉,眼神的變化很有戲,眼珠都快掉進沙拉裡了。〕

〔鏡頭轉換角度,現在大家都可以看見沙拉。其……相當有趣,搭配了很多顏色迥異的食材,就它五顏六色的程度而言,有點嚇人。〕

SHERLOCK旁白:有時候我超希望可以跳進別的工作領域,例如破案之類的,破解『認為把鯡魚放進沙拉是個好點子的兇手之謎』。

〔鏡頭轉回原來的角度。Sherlock吃了口沙拉,嗯,有點──他把叉子放進嘴裡,嘴巴還沒閉上,食物就被吐回盤子上,喝水沖掉嘴裡的味道。〕

SHERLOCK:真是要命。

〔室內:廚房。Mary從窗口偷看用餐區的動靜。〕

MOLLY:怎樣?

MARY:嗯,我想他準備好試吃下一道菜了。

〔室內:用餐區。Mary端來下一道菜,外觀淒慘的雞胸肉擺在一團白亮亮、搗得完美無比的馬鈴薯泥上面,旁邊有褪色的暗黃色和綠色碟狀物,馬鈴薯泥裡有一搓稀疏的歐芹,好像戴上一頂帽子。〕

MARY:阿曼燉雞佐蕃茄,下面是馬鈴薯泥,旁邊是什錦蔬菜。

SHERLOCK:蕃茄?

MARY:是的。

SHERLOCK:哪裡?

MARY:在雞肉下面?

SHERLOCK:還有什錦蔬菜。

MARY:是。

SHERLOCK:綠色櫛瓜加黃色櫛瓜是什錦蔬菜。

MARY:呃……它們……混在一起,顏色也不同。

SHERLOCK:它們都是櫛瓜。

MARY:顏色不同嘛!

SHERLOCK:顯然是這樣。謝謝妳!

〔Mary趕急離開,馬尾又飄成水平線。〕

SHERLOCK:噢,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。

〔他把玩了一下雞肉,瞧瞧底下。〕

SHERLOCK:並沒有蕃茄,大概遺留在1957年了。

〔他切下一小塊雞肉嚐嚐味道,咀嚼著,一嚼再嚼。〕

SHERLOCK:原本佐蕃茄的想法很好。炒過,再冷凍,再炒過。

〔Sherlock吐掉雞肉,嚐了口馬鈴薯泥,然後又吐掉。〕

SHERLOCK:冷的。

〔現在換櫛瓜!卻得到相同的命運。〕

SHERLOCK:太油了,而且調味過頭。現在這個白色烤餅看起來反而好很多。

〔麵包籃上有一連串的切痕。剛開始,印度烤餅和麵包條完全沒動過,但是現在每隔片刻,兩種麵包就被咬掉一口,直到籃子只剩俄羅斯甜麵包。〕

〔室內:用餐區。Mary端來下一道菜,碗裡裝著麵條。〕

SHERLOCK:天啊,還有。

MARY:這是日式炒麵。

SHERLOCK:俄式沙拉,阿曼燉雞,英國風味的馬鈴薯泥和蔬菜,現在又有日式炒麵?

MARY:是的。

SHERLOCK:只是確認一下,妳可以離開了。

〔MARY離開。〕

SHERLOCK:我等不及想知道甜點會是哪裡的了。

〔他吃了口炒麵,驚訝地睜大雙眼。〕

SHERLOCK:出現驚喜了。

〔Sherlock仔細咀嚼,吞下去──又吃了一口。〕

SHERLOCK旁白:日式炒麵還不錯,雖然不是很正宗的日式麵條,也不是現做的,但它的味道取得很好的平衡點。連續吃四口也沒問題。

〔室內:廚房。MARY端著沒怎麼動過的炒麵回來,她關上廚房門,Molly和洗碗工Artie Wiggins望著她。〕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「他不喜歡。」Molly看著盤子說。「天啊,他不喜歡,每樣東西他都討厭。」

「他有吃烤餅。」Mary說,但Molly卻縮在廚房角落,把頭埋進臂彎裡。

「我不覺得那有什麼幫助。」Artie說。

「妳打算為他做什麼甜點?」Mary問道。

「提拉米蘇。」

「哦,我們完了。」Artie說。

「不,我們還沒完。」Mary笑道,她把炒麵放到保溫台上,走向廚房落攙起Molly,輕輕搖晃她。「這間廚房做出來的某些東西其實沒那麼可怕,我們就放心送上甜點吧。」

「我有巧克力醬,」Artie提議。「和鮮奶油。」

「走開,Artie。」

「好吧。」Artie說。「我只是覺得冰箱裡的派用這些東西加強一下應該會很好吃。」

廚房裡變沉默了。

「派?」Mary問。

「那是晚一點要吃的。」Molly吸著鼻子說。

Mary緊緊抓住Molly的肩膀。「我們有派?」

「啊!妳多久沒剪指甲了?」

「什.麼.派?」

「巧克力派。」Molly說,並睜大了眼。「不行,那是要給我們吃的,我知道今天很難熬,想說結束後需要一點好東西犒賞自己──」

「Molly,我愛妳,現在乖乖閉嘴。」Mary說。「Artie,把派拿出來,別管提拉米蘇了。」

「口香糖和卡諾里卷(Cannoli)如何?」

「給我去拿派,Artie。」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〔室內:用餐區。Mary端來最後一道菜,如果有人放個派也能放得這麼戲劇性,就屬她了。她沒說半個字,只是靜靜等著。〕

SHERLOCK:這是?

MARY:開玩笑嗎?你看不出來這是什麼?

SHERLOCK:是個派。

MARY:很好!Bon appétit(享用愉快)!

〔這次Mary不是畏畏縮縮地逃走,而是蹦蹦跳跳地回廚房。〕

〔室內:廚房。Mary、Molly和Artie都站在窗口前觀望用餐區,互相擠來擠去。〕

MARY:別吵!

ARTIE:噢,有人的手肘頂到我的肋骨。

MOLLY:那是我的派,我應該看著。

MARY:我說別吵!

ARTIE:妳的手肘頂到我的肋骨啦。

〔室內:用餐區。Sherlock凝視著派,這是個顏色很深的派,巧克力口味的,覆蓋一層薄又脆的酥皮,一團鮮奶油從邊緣滑下,盤子用漩渦狀的巧克力醬做裝飾。看起來……嗯,美味可口,Sherlock顯然很訝異。〕

SHERLOCK:嚐一口。

〔他吃了一口,果然讓人意想不到,只是一小口,咀嚼,吞下。然後他又吃了一口。〕

〔快轉:Sherlock吃派。〕

〔放慢:Sherlock的叉子刮著盤子,派已經吃完了。〕

〔室內:廚房。Mary、Molly和Artie從窗口前跳開,爭先恐後地跑回原來的位置,假裝若無其事的樣子(坦白說裝得很失敗),廚房的門打開了,Sherlock帶著盤子走進來。〕

SHERLOCK:派是誰做的?

MOLLY:呃,是我。

SHERLOCK:那其他的菜是誰做的?洗碗工?

ARTIE:喂!

MOLLY:呃,還是我。

SHERLOCK:妳……沒騙我吧?

MOLLY:沒有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拍攝《改造餐廳大作戰》的四年來,Sherlock認識許多廚師,好廚師、爛廚師、神經質的廚師、偏執的廚師、自負的廚師、自我感覺良好的廚師(這種通常跟偏執型的差不多),也有那種真的很了不起但不會自信過頭的廚師。

那些在鏡頭以外跟Sherlock交談的廚師,最後仍將生意慘澹的餐廳收起來,請求去Sherlock任何一間餐廳工作──因為若是任何一家餐廳翻身的機會都不切實際,那Sherlock也無法在餐廳界立足了──如果Sherlock同意,那他絕對是真心認同對方的。有些人向Sherlock討工作當下就被錄取,即使職位不比原本高,也不如他們預期。Sherlock並不後悔僱用他們,廚師們也不後悔去他的餐廳從基層做起(通常只是暫時的)。

但是Molly不同於所有廚師,因為看看她,仔細地觀察她,Sherlock發現到一些事。

「手很柔嫩,沒長繭,妳的右手食指有長期握鉛筆的凹痕,妳的面色泛紅,頭髮綁成馬尾有點鬆散,廚師袍太大件了,穿著運動鞋,」他盯著她說。「髒兮兮的袖子。妳根本不是廚師。」

「我是!」Molly大聲說,但這麼說已經來不及了。「現在是!」

「做多久了?不,先別說。一個月?兩個月?真的太嫩了,妳的瀏海長齊都不止這樣的時間。」

「快三個月了。」Mary代為回答,Molly正專注於整理頭髮。

「我覺得很奇怪,一位服務生服務二十桌客人,那是以前的事是嗎?」Sherlock一邊思考一邊說。

「我會做菜。」Molly激動地說。「我會。」

「妳當然會做菜,白痴都會燒開水了。」Sherlock說,雖然他的語氣不嚴厲。「妳做了這個派,可是其他東西──並不是出自妳的食譜,甚至不是前任廚師的,除非前任廚師沒再任職的理由是壽終正寢。哎──可惜不是,他的年紀算起來還年輕。別告訴我其他的事,讓我猜猜。前任廚師比妳高,因為置物架的位置對妳來說太高了,Molly,妳看不到上面的東西。他特別喜歡用鑄鐵鍋和木製的平煎鏟。他在這裡工作七年,有稍微更動過菜單,從印度烤餅上加芝麻就可以看出來,他也喜歡邊工作邊聽快節奏的爵士樂,喜歡穿藍色布希鞋。他不抽菸,可能也不大愛喝酒,但我猜他會在深夜裡喝點酒精飲料,還不至於喝醉或微醺,只是能在工作結束後回家好好睡一覺。他習慣做義大利麵當大家的晚餐,不包含醬汁的盒裝義大利麵,你們大家都很崇拜他,我說的對嗎?」

Artie吹口哨。「老兄,你太神了。」

「謝謝。」Sherlock說。

Molly不太高興。「派是我做的。」

「我知道派是妳做的,全寫在妳臉上了,但它沒在菜單上。我想妳原本要給我的並不是派。」

「原本要做提拉米蘇。」Mary說。「可是派更好。」

「謝謝。」Sherlock說,沒看她一眼。「有位聰明、觀察力又強的服務生真不錯,這是帝國少數的優勢之一。」

「謝謝誇獎。」Mary說。「介意心平氣和地告訴我們什麼地方可以改善的嗎?」

「裝潢慘不忍睹,菜單無法理解,食物難以下嚥。炒麵尚可,派好吃得無話可說。」

「你還真是直接啊。」Artie語氣平淡地說。

「我可沒時間拐彎抹角。感謝你們的招待,先生小姐們,明天早上見。」

Sherlock轉身準備離開,手才剛握上廚房的門把,Molly就抬起頭說。「有件事你說錯了。」

Sherlock停下來回頭。「哦?」

「前任廚師的名字是Clara。」

Sherlock仰起頭嘆道。「Clara,是啊,廚師居然是女的。」

他走出廚房,把門甩上。他的身影一消失,Molly瞬間癱倒在桌上,如釋負重地大聲嘆氣。

「哎。」見沒人想說話,Mary忍不住打破沉默。「其實也沒那麼恐怖嘛。」

「他肯定沒留小費。」Artie說。

「很好啊,不然我會砸在他臉上。」Mary說,張開臂膀抱住又在流淚的Molly。「好了啦,親愛的,別管那個討厭鬼,我還想吃妳做的超好吃的派。」

「妳用女同志用語是在搞笑嗎?」Artie說道,精神變得振奮。

「滾開,Artie。」Mary說。「去拿鮮奶油。」


TBC

评论 ( 5 )
热度 ( 3 )